收藏本站     供应商登录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
gb

白沟:草根箱包集中地的过去与未来

发布日期:2014-07-17       最后更新时间:2014-07-17

    从作坊起家,到区域性专业市场,再到中国华北地区最大的箱包交易中心,白沟铺就了颇具中国特色的专业市场崛起之路。两个月前,北京市丰台区商务委与河北保定白沟新城管委会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拉开了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联姻白沟新城序幕的同时,也为白沟传奇成长史奠定了又一个里程碑事件。站在新起点的白沟除了要面对天津、永清等强大的竞争对手外,还要面对自身产业低端、品牌缺乏等问题。

  白沟印象

  大红门来了 白沟火了

  尽管从乡镇晋升到副地区级已经近四年,但白沟仍然没有自己的火车站。乘坐火车前来的人们只能选择在保定或高碑店的火车站下车,然后再转汽车前往白沟。北京商报记者从高碑店东站乘坐出租车前往白沟,路上这位高碑店司机不忘介绍“白沟家家户户都做箱包,那儿的人非常有钱,在白沟跑出租的大部分都是我们高碑店人,人家白沟人看不上这点小生意”。

  白沟地处京、津、保三角腹地,自古就有经商的传统。宋景德元年(1004年),宋、辽定“澶渊之盟”,双方以白沟南部的白沟河为界,白沟成为通商口岸,进攻交割的场所和传递信息、互相往来的关卡,白沟市场得到发展,时称燕南大都会。永乐十九年(1421年),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白沟成为京城通往南方诸省的交通枢纽。得天独厚的交通条件和地理位置,使白沟发展为北方的商品集散地。2010年9月16日,河北省保定市正式挂牌成立白沟新城,白沟镇由原来的乡镇提升为副地区级别。

  与北京商报记者一起拼车的是来自河南的老梁夫妇,老梁做箱包生意已经近十年了,三年前,他们将在河南的拉杆箱工厂搬到了白沟。“我们看重的是这里四通八达的物流,送货快且成本低,最关键的是在白沟做生意很好融入当地的市场,白沟人不排外。”

  白沟常住人口16万,其中本地人口只有4.5万,其余都是外来人口。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白沟至少有2/3以上的市场主体和经营者是外来人口。不排外是许多本地人和外地人在谈到白沟时常常说到的一点。

  汽车沿112国道行驶过程中,可以看到白沟新城政府近几年重点推介的“国际(保税)物流仓储产业园”项目的巨幅广告,在进入白沟后,道路旁的墙面上可以看到许多诸如“大红门来了,白沟火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文字。

  5月18日,北京大红门浙江商家入驻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签约仪式在白沟举行,白沟和道国际商贸有限公司与大红门浙江商家代表签署了《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租赁合同》,近千家北京大红门商户将落户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

  “承接北京产业转移将增大白沟的市场,对原有的箱包产业无形之中也是一个带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对白沟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白沟箱包皮具协会副会长、金川乐器箱包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金祥表示。

  在白沟城中心的富民路中段西侧,是为大红门商户搬迁准备的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在服装城的巨幅广告上,写着“谋篇京津冀 共建大格局”、“北京大红门服装市场落户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

  据该项目的投资方和道国际招商部招商专员刘东辉介绍,这里原本是白沟国际箱包城,确定大红门商户将搬迁后,从5月底开始对商场内部进行改造,现在1-3层能容纳700户左右。6月30日,第一批50多家商户已经选好了摊位,这些商户多半来自北京的大红门服装市场。到近期试营业时,能达到70%的入驻率,且至少60%是来自外地的商户。针对北京市场的入驻商户,和道国际承诺五年内免除租金,只收取均价每年1000元/平方米的物业费和适当保证金。

  产业把脉

  从商场经济到工厂经济

  现代白沟的箱包业始于上世纪70年代初。1971年的暮秋,白沟镇高桥村原第八生产队的队长张国清、会计李明新将给女儿买手表和准备购置过冬棉衣的250元钱凑在一起,从天津买回了两捆人造革料。经过众人反复磋商、比量、裁剪、缝制,终于加工成了第一个人造革自行车座套。在随后的两年间,还是在高桥村,依然是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产出了白沟第一批最简易的手提兜。也许这些农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他们以一台破缝纫机为主要设施、以250元为资本的简单加工,造就了白沟箱包业的雏形。

  经过多年的发展,白沟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箱包产销基地,被誉为“中国箱包之都”。目前,形成集原辅料生产,箱包设计、加工、制作、销售于一体的庞大产业链。箱包产业辐射周边10个县市、50多个乡镇、500多个自然村,从业人员达150万人,年产箱包7.5亿只。截至2012年12月,白沟箱包产业实现总产值156.6亿元,占当地工业总产值的94%。

  在白沟城内,到处可以看到与生产箱包相关的各种五金、皮革、里布、拉链、织带等工厂和门店,琳琅满目。

  白沟的发展探索出了一条独特的“市场-商场-工厂-前店后厂”的模式,实现了先市场经济、后商场经济、再工厂经济的三跨越。

  “白沟有这么个庞大的箱包产业在支撑,如果其他市场要搬迁过来,无疑这里有个完善的产供销系统,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是非常便利的,成本也是非常低的。此外,白沟房价、土地价格比其他地区要低很多。”李金祥表示。

  京津冀一体化为白沟带来了新的机遇,而白沟原有的箱包市场也为京津产业转移提供了依托。白沟玉兔皮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金英、这位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就开始在白沟从事箱包生意的女老板在提到大红门服装产业向白沟转移时非常激动。“从今年过完春节传出大红门将搬迁到白沟后,我们的销售额就开始递增了,待确定大红门部分商户要迁过来后,我们的销售额增加了7%-10%,可以说大红门的到来带火了白沟,也提振了我们的生意。”

  “大红门服装市场迁移到白沟,对于我们来说是举双手赞成的。第一,他们过来以后,会带来一些服装的客商,购买服装的客商可能也来买皮具;第二,我们皮具的客商也能照顾到他们服装的生意,这两个市场是相互依托的。”在张金英看来,服装和皮具市场可以产生1+1>2的效应,京津冀一体化对于打造品牌和市场的开发,都将有一个大的引导和支持作用。现在她也准备趁着大红门服装市场搬迁的热乎劲在白沟开一家服装店。

  在白沟实体商贸市场蓬勃发展的同时,1.2万余家电子商务小微型企业迅猛发展,形成了电子商务与实体经济联动发展、相互促进的产业格局。

  “2014年和道国际计划将建设30万平方米的电子商务国际创业园,我们计划将这1.2万余家电商企业整合到‘和道国际电子商务平台’集约发展,以‘实体店+虚拟店’的形式相互促进发展。”和道国际品牌总监刘大海表示。

  在白沟公园北路的水晶域小区对面,是著名的白沟网供一条街。网供即专业给网店销售供应产品的商店,这也是白沟繁荣的箱包产业下所产生的特有产业。白沟有200多家网供店,而这条街是网供店最密集的地方。瑞丽网供的负责人张艳亮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了自己的工作:“我们设计和选定箱包款式,联系生产厂,厂子给我们做货,然后找专业模特拍图,再把图片给网店店主,他们帮我们销售,来这里拿货的网店店主主要来自淘宝、阿里、美丽说和蘑菇街等平台。”

  在白沟的津保路南侧,有一个现代化鸟巢式的建筑颇为醒目,这就是白沟三大物流集散地之一的白沟现代物流商贸中心。物流中心设计凭借环形交通网络、出入货物区域分离、保证全时作业的20米无支撑出入货探沿,保障了货物进出的快捷高效。

  在物流中心内,随时可以看到进进出出的运货车,每家物流企业店面前都堆积着大量待运的货箱。一家家物流企业店面上都写着企业名称和物流线路,如“天硕物流 白沟-柳州-南宁”、“鸿发物流 白沟-昆明-大理-瑞丽”、“顺丰物流 白沟-南京-芜湖”……

  河北省白沟顺通物流负责人刘老板从1998年就开始做物流,“我们现在主要跑山东线,山东境内县级以上城市都能送到,现在有一二百家企业聚集在这个物流中心,一家跑一个地区、一条线,近几年行业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每趟线都不一定是一家经营”。

  据了解,除了白沟现代物流商贸中心,白沟还有另外两个大的物流中心。现在,白沟拥有货运线路236条、站点121个,货运线路通达全国所有县级以上城市,货物年吞吐量达1700多万吨,电子商务企业平均每天出货量在12万件以上。

  “白沟的物流非常便利,保定、霸州等地许多离这里几十公里的企业都选择从这里发货。”李金祥介绍。

  在不少人看来,白沟的物流已经非常发达,但仓储建设尚不完善。刘大海透露,近年来,和道国际积极整合仓储运输等基础物流资源,2014年将完成1300亩仓储物流园的相关投资建设,引进配套运输、快递企业,实现物流服务的统一管理。通过与中储物流、中远物流、顺丰快递等国内一流物流企业的接洽合作,共同合作开发智能仓储物流园区,提升物流效率与运作管理水平。

 前景瞻望

  大而不强引担忧

  整个厂房里充满钢钉机和缝纫机作业时咚咚咔咔的声音,布料已经被裁剪成吉他的形状,20多位熟练的工人每人负责几道工序,经过合手提把、鼓兜包边、塞海绵、粘钢丝等上百道工序之后,一个民谣吉他包终于完成了。

  这是在白沟新工业园区C区一家箱包工厂内每天都要上演的场景,也是白沟箱包产业的一个缩影。目前,白沟拥有箱包注册商标1400多个、300多家规模企业、3000多家加工企业、1万多家个体加工户。

  但在李金祥看来,白沟箱包产业整体大而不强,虽然数量多,但比较低端,在白沟3000多家箱包生产企业中,五六十人以上的生产企业也就是几百家,没有一家一线工人超过300人的企业,也没有一家产值过亿元的企业,没有一个中国驰名商标。

  李金祥认为,白沟之所以没有自己的知名箱包品牌主要是缺乏合作意识。“要想打造真正的大品牌,需要人力、物力、财力,但现在白沟的产业状况是小、散。小不要紧,只要有合作意识,咱们可以把它整合起来,集中十家二十家的力量来做好。但现在人们的合作意识比较差,以前有过企业想合作融合的,但成功的很少。现在整合最大的困难就是意识,站位不够高,大家都没有想明白,还存在‘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意识和‘小富即安’的思维。”

  白沟春丽皮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洺表示,白沟箱包品牌知名度不高,原因是一家工厂为外来大品牌代工所得到的利润比自己创立一个品牌还要多,所以就束缚了建立和推广属于自己的品牌的积极性。“实际上,箱包产品的生产应该占成本的20%,剩下的80%做产品推广,比如在大媒体做广告、请香港的大牌设计师做设计,这样才能做大做强品牌,但现在还没有人舍得把钱花在这些地方,所以白沟的箱包质量很好,但打不出去品牌。”

  近年来经济的低迷也让白沟的生意不太好做。“这几年出口、内销都不好,因质量不过关、经营思路不对而濒临倒闭的不少,淘汰率越来越高,近三年经营环境一年比一年要严峻,我们周边经常有这样的事儿,原来做得很好,但慢慢的不行了,慢慢萎缩、倒闭了,按照去年算的话,身边转行的、倒闭的不低于20%。”李金祥表示。

  量变质变靠规划

  最近,一到周末杨洺就感到特别忙碌。“每天都在接待来访的人,有来自京津或河北其他地区政府部门的,也有自己来的游客。”据了解,在迎接大红门服装市场产业转移的同时,白沟也在积极与雅宝路、木樨园等市场对接,期待更多的市场能够搬迁到白沟。

  “承接北京产业转移,对于白沟来说肯定是好事儿,但产业转移给白沟带来的是量变还是质变,还要看白沟未来的发展规划。”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表示,大红门等市场搬迁到白沟之后,白沟商贸市场的品类更加健全、规模更大,但这只是量变,且这个量变是有边界的,随着白沟交通、人口承载压力的增加,不能无限制地承接外来产业,但如果白沟能够很好地布局和规划产业发展,结合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契机加速产品升级、积极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那搬迁带来的就是质变。

  这一问题也引起了白沟人的重视。“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本集聚到白沟,市场有了更多的人来介入,机遇有了,挑战也就多了,原来同行是10个人在参与,未来可能是100个人在参与。”李金祥表示。

  “面对激烈的竞争,我们必须进行产品升级,必须做大品牌。”多位白沟箱包企业老板表出心声。

  不到30岁的张老板从父辈那里承接了箱包厂的生意。经过几年的发展,他深刻感受到老一辈的经营思路现在已经行不通了。“我父母那个年代,箱包生产基本上都是家庭作坊式的,只要肯吃苦,埋头苦干就能赚到钱,但现在不行了,小企业且没有自己的品牌,抵抗风险的能力就非常低。只是停留在低档次的产品上,那永远没有发展,粗制滥造、价格很低的东西,永远打造不出品牌。”

  “从我们这一代人开始,已经逐渐注重起产业升级和品牌建设,但观念和战略的转变需要一定的时间。”张老板表示。

  在促进产业发展上,白沟新城管委会在2014年工作谋划中提出,整合提升白沟箱包生产企业,探索建立集产品研发、信息交流、产品检测、质量控制、市场开拓、技能培训、品牌运营等多项服务于一体的创业服务平台。加快实施品牌战略,重点扶持玉兔、柯士彼得等本地品牌,2014年力争培育2个国家级名牌(或驰名商标)、5-8个省级著名商标(或省名牌产品、省优质产品)。

  白沟商贸企业数量多、规模小,主要集中在箱包、辅料、小商品等领域,产品相对单一,市场建设相对滞后,已经成为制约白沟发展的瓶颈。对此,白沟新城管委会提出,下一步将重点整合市场资源,实现商贸资源的优化配置,建设中央商务区,加快现代新商贸区建设,引导企业突破传统产业模式,努力打造白沟旗舰商贸企业;高起点培育大型商品交易市场,全面提升现有商品市场档次。

  如何实现从“草根”向“高帅富”转变,是摆在政府、行业协会和企业面前的共同问题。“在政府的引导下,在行业协会的支持下,迅速做大做强,是我们获得长足发展的必经之路。”李金祥表示。

上一篇1/0下一篇
白沟购依托白沟网供网、白沟国际箱包城、白沟和道国际等箱包批发市场,为网商、批发商提供白沟一手货源的一件代发、箱包批发、箱包推荐等服务。
是海内外开网店的淘宝卖家、微信卖家、微店卖家、实体批发商寻找网店货源、淘宝货源、做代销、代理的进包网。
沪ICP备13047597号-1

展开